楚天

如初11

  “有那个本事让他过来练练,背后玩阴的算怎么回事?”

  李牧遥坐在校长办公室的椅子上,左手打着电话右手摆弄着桌子上放着的盆栽。

  那是一株春兰。

  有些刚刚盛开过的光彩照人今朝已然成了干巴巴的尸体,用手轻轻一碰就掉落在盆里,化作春泥更护花了。

  “谁tm不知道这地方黑社会不能过来插一脚?我在这儿这么多年都没让任何帮派驻扎进来,原因他们不知道吗?看不到吗?都是瞎的吗?”

  心中一气,那股子怒火就上来了,迁怒于一株不属于兰花盆里的绿盈盈小草。李牧遥揪住他拽了几下,没拽下来,就使劲揪住根部往外拔。“哎……卧槽……”

  电话那头停了停,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颤声问:“怎么了?”

  李牧遥看着一桌子土,道:“没事没事,你接着说吧。”那顽强的小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扎深了根,虽然模样看上去纤细,但其韧劲仍然不可小觑。拔出来时带出来根里抱着的土撒了一桌子。

  他举着草在阳光下看了一小会,然后随手丢入垃圾桶。

  “‘木兰’树大根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顶替的,他想吃肉可以理解,未免野心太大。”

  桌子上的土他只用了一张抽纸就团了起来,看来无名小卒掀起的风浪着实不必太过在意,但这种小杂碎多了难免惹人心烦。

  那株春兰静静的蹲在盆里,和草呆在一起的日子确实显得不那么寂寞了,每天争抢养分水分也算是有了发呆以外的事情做,李牧遥如果不是在讲电话,很想问问兰花是不是已经和小草草日久生情了。

  “可以,你也不用继续帮他们传话了,想搞我就放马过来,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了,还差他们这点不痛不痒的吗?”

  他站起来,今天也依然不用坐在木兰武馆的校长室里装样子。他已经有很久不愿意坐在这里装样子了。于是吩咐完李牧遥就十分闲适的招呼朋友们一起吃喝玩乐。

  这种颓废又爽快的生活过不了多久了。

  李牧遥拍拍裤子,从软软的老板椅中站起来,像离开了一个温柔乡。

  “晚上还是老地方坐坐,你找个人来接我,叫他不要开车。”

  然后他挂了电话,坐在屋里另一张沙发上,一会把茶杯挪动挪动位置,一会又把书架里的书重新摆摆。

  终于忍不住,李牧遥慢悠悠走到门边,忽的一下拉开门,门外一声轻响,但李牧遥左右望了望,走廊只有地上铺着的华美地毯,别的什么都没有。李牧遥心想这跑得也太快了吧,会轻功啊。

  随即状似不经意的走进不远处电梯。

  等到数字缓缓下降到一的时候,廊顶吊灯上轻飘飘的跳下来一个人,软底鞋落在地毯上声音不大,只有闷闷地一声。

  这个人带着口罩,穿的衣服颜色深,看不出是蓝色还是黑色,带着帽子,把自己捂的倒是很严实。小间谍悄悄的活动手脚,从地上站起来,正准备逃跑时,看见电梯门打开了。

  李牧遥泰然自若地走出来,神色不怒自威,“你想干嘛呀?”

  小间谍拔腿就跑,李牧遥也是拔腿就追,俩人在楼梯口相遇。李牧遥一把扯回想要翻身下楼的小间谍,把他摔在地上问:“你是不是小看我?你以为大白天不开灯我就看不出来灯晃晃了?你以为我电脑上没有监控是怎么的?我是他妈的猜拳猜到这个位置的吗?”

  小傻间谍爬起来,腿腿生风,拳拳直逼要害,身手不俗,一看就是练家子儿,李牧遥心惊肉跳,好家伙,这是遇上同行砸场子的了?

  李牧遥哪能放他走啊,这可是在自己的场子,得空转身就按了保安室的电铃,楼下保安队长在瞌睡中惊醒,看到闪灯的是四楼,立马精神抖擞带着小队员们就冲上来了。

  这时李牧遥已经和小傻间谍打的难舍难分。在打斗中,李牧遥惊异于这个人的柔韧度,自己一个高鞭腿,那家伙居然下腰躲过去了,还顺势来了个倒立回旋踢。李牧遥大汗淋漓,他觉得这人不是同行,是他妈拳皇练习生。

  这小傻间谍还不恋战,一有空隙就想逃走,终于一个失手,李牧遥挨了一拳,蒙蒙的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冲到了楼梯口。

  可惜已经晚了,那群每天吃的饱饱的没机会锻炼身体的保安们已经将小间谍团团围住,手举电棍,好不威风。

如初10

  “来了?来赶紧的把这几盆树搬到那门口去。”钦宇从板凳上跳下来,拍拍衣服,他刚刚拿着抹布把玻璃擦了,肘关节和肚子那儿都蹭了好多土。

  这巨大花盆已经有几个到位了,半人多高,光花盆就得跟腿长。

  李竹一弯着腰撑着膝盖喘气,道:“歇会儿。”钦宇走到他旁边也跟着弯腰打量了一番:“你不会是腿儿着过来的吧?”

   李竹一点点头,问道:“树不种在地上怎么改种盆里了?”钦宇站起来说:“我不知道,柯流说是什么什么树。你问他去。”

  李竹一今天只穿了一件薄卫衣,此刻热的脱也脱不得,就很焦灼。“柯流呢?”

  钦宇偷偷撇嘴,心想:“果然三句话不离柯流,此刻不禁想踹翻老子的狗碗。”嘴上却老老实实讲:“那儿收拾内场呢。”李竹一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我放个东西就过来。”

  钦宇觉得微妙,他想不通李竹一应该是top还是bottom。看井祎的样子,李竹一很有可能就是做攻了。可是做攻的话李竹一又不是那种很主动的类型,难道如今世风日下流行起来木头桩子了?所以做人还是要像自己一样,人帅会撩器大活好,可以想象到一排小0追在屁股后头排队求搞的美好画面了。

  但是钦宇脑子一转就感觉出哪里超出了自己平时yy的界限。

  钦宇,你丫直男啊,直男!

**中午**

  快要结束一上午的劳作,井祎和钦宇昨晚已经打好商量,今天中午井祎做东请客吃饭,打着认识新朋友联络老朋友的旗号,准备在另一方还蒙在鼓里的情况下单方面开始历史性会晤。

  钦宇乐不可支,是觉得有饭吃有戏看这一天就算是没有白过,何况自己还收了人家的钱。

  于是一结束就赶着李竹一往饭店走,自己在后面跟着兴奋的不行,惹的柯流频频回头看他。钦宇给井祎发消息说:“准备好见你的如意小郎君吧,哥几个马上到。”

  李竹一被推进一家面馆,学校周边最好吃的一家面馆,来晚了位子都抢不到的。柯流也是一头雾水,只听钦宇透露风声说有个朋友请客吃饭,至于其他的,柯竹二人皆是一概不知。

  井祎回完消息“好”之后心里还是直打鼓,他恨铁不成钢的敲敲自己的心脏部位,偷偷想着:“你tmd可长点出息。”

  他点了一份情侣套餐——就是两碗一模一样的面,里头各有半个卤蛋。他悄咪咪的想着,等下三个人来了,就让柯流和钦宇吃别的,然后自己和李竹一吃情侣套餐。

  四碗面冒着腾腾的热气被端上来了,与此同时,门口挂的油腻风铃轻声作响,几乎淹没在四周学生们的吵闹声中。井祎等候多时,一听见风铃响就悄悄的掀起眼皮看一眼,如若不是就很快的放下来继续盯着手机。此时铃声细不可闻,却仿佛穿山过海钻进井祎的耳朵里,他再次悄悄的抬眼看,只见柯流一手放在背包肩带上,一手推开玻璃门,李竹一皱着眉头跟在他后面,钦宇笑着也随即把脚踏了进来。

  井祎赶紧站起来示意他们,“这儿呢帅哥们,来的真巧,面刚上来。”

  柯流一看见他就乐了,“你倒稀罕啊,没事儿请我们吃饭。”

  井祎:“嘿,我都来这学校半年了,怎么着也得意思一下。”

  他俩见了对方就想客套客套,纯是父辈走场留下的影响。

  井祎不自觉收起了和钦宇见面时的痞气,更何况后边还跟着一个李竹一。他想表演的很生疏客套自然,可是一张嘴就露出马脚:“啊…这…这位…就是李竹一李同学了吧…?”他自顾自又尴尬的笑了两声:“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啊,啊,不,不对,是百闻不如一见…”

  李竹一偏了偏头,心中不免困惑,嘴上还是不轻不重听不出感情的:“你好,李竹一。”

  钦宇十分有眼力见的过来打圆场:“正好,你俩互相也认识下,就是交个新朋友。我跟井祎也是挺久没见了,看来这小子和柯流也是故交啊,那正好,咱们赶紧坐,吃饭吧。”

  钦宇推着李竹一坐在井祎对面,四个座位的长方形桌,井祎和李竹一坐在靠过道的位置,另外两个坐里头。

  刚坐下,井祎的冷汗就有流下的意思,因为他发现李竹一目不转睛的盯着碗里的半个蛋看。“完了你这个傻子做事这么明显,被发现怎么办!”

  正当井祎拿着筷子把自己这边的蛋埋到面下边时,李竹一突然对旁边的钦宇说,“宇哥,咱俩换下成么?我看你也没动呢,我对这个,花生过敏。”钦宇刚刚忙着和什么都看不明白的柯流眉目传情,这会子一惊,随即反应过来:“啊,可以啊,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对这个过敏。”

  井祎愧疚的想要钻到地心,也一边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倒是柯流,对井祎碗里的半只蛋和李竹一碗里的半只蛋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

  只不过此刻享受这份美味的是钦宇了。

    ——其实钦宇后来发现碗里有半只蛋的时候,吃的非常勉强,好像是在吃井祎的半颗心。

  井祎没吃两口就提议道:“你们应该也知道,这家面馆没什么菜品,只有面和大盘鸡,几位要是吃的不开心我现在就订餐,咱们就当吃碗面热身,待会再给续上行么?”

  李竹一看了看井祎,又看了看钦宇,发现这小子居然连吃面都不忘跟柯流眉目传情,(柯流:??)心中翻个白眼,又看回井祎,发现井祎果真是盯着自己发问的,心说逃不过,只得张口谢绝道:“不麻烦了。”

  李竹一暗暗想这人有种痞里痞气的腐败味儿,穿着不俗,举手投足间既散发着中老年的规规矩矩又散发着青春的稚气。推测是长期受到父母熏陶的天真二代。

  于是他心中一阵不快,觉得这种人要么是傻子要么眼里只有钱。

  可是事实证明这种一棍子打死一船人的歧视是完全不行的,因为除了井祎,别人都完全担不起“傻子”这个名号。

如初9

  井祎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他似乎不是很甘心,冲着李竹一离去的方向叫道:“李竹一!!”那一刻他的心好像整颗都被李竹一带走了,那不仅仅是一颗年轻跃动的心,或许也包括了一段年轻跃动的时光。

  多年之后井祎回忆此事,他想的是:终于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了。对李竹一就是。

  李竹一奔跑着的汗水在阳光下颤动了一下,他仿佛感受到什么一样,停下脚步,摘下耳机回头望过来。可是他的眼神只是x光般扫过来,尽管井祎知道他不可能认出自己但下意识还是想躲。

  李竹一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件小事上,太像幻听了,他只能戴上耳机接着赶路。

  井祎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但晨跑也不应该是在这个时间,学校要求也并没有这么早到校,难道是临时有状况?

  他突然想起,从兜里摸出手机,刚才居然没有掉出来,里面果然有几条未读短信和一通未接电话。

  未读短信里有一条是他们班班长发给他说要提前到的。其余几条都无关紧要。那通未接电话是刚刚井祎跑到这儿之前甩下的那人,井祎扭头看了看发现对方已经慢悠悠的走过来了。

  是一个长马尾卷发男子,就算从背面来看也绝对不会误认成女孩子的装束,懒散中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势。他走过来压着井祎的肩膀——是的他快比井祎高出了一个头——说道:“  跑tm这么快逮兔子呢哈?”

  井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哎呦追个人嘛。”

  那男的饶有兴致地追问:“追个人还是追人呢?可以啊你小子,你哥不管着你就放飞自我了是吧?”

  “啊呀遥哥……”井祎推着李牧遥往前走,“我哥都不管我这的,你赶紧回去吧,我刚收到通知,学校里有点事,我得赶紧过去,有登记的……”

  “你这个,熊货,好了我知道了,别tm推了!!”李牧遥冲他吼,“赶紧滚到学校去!”

  井祎笑嘻嘻的冲他挥挥手,“那我走了啊遥哥!”李牧遥揉揉腰,“滚。”

  李牧遥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一个人骑着三轮车过来了。脚蹬三轮车妥妥能走非机动车道,二人扬长而去。

  这个李牧遥,前两年是跟着本市一些黑道团体不三不四过一段时间,据说混得还不错,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李牧遥居然能全身而退,干干净净的开起了武馆。

  其实算是件好事,如今反贪反黑力度如此之重,他不可能不知道夹缝中生存的艰难。

  只是这全身而退的原因不免让人猜测。

  李牧遥哼哼:“老子傻吗能让你们知道?”

如初8

  “那什么。我想把你往下挪挪来着,怕你扭着脖子。你别误会!我虽然知道你……那个但是我绝对没那意思!”钦宇觉得自己在知道柯流和李竹一有点奸情的情况下还不知道避嫌,实在不算厚道。

  柯流却如遭雷劈,心想:“他知道我什么了?!我一个深柜…不能吧!”

  他双手撑床坐起来,钦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站在床边。柯流觉得不能贸然把自己的性向公开,毕竟钦宇不一定指的这件事,贸然开口自己就是被动的那个了,还不知道钦宇这人会不会大嘴巴子往外八卦,柯流有点烦躁,“刚才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好的,先下手为强,采用连续质问的方式使钦宇注意力转移,这事儿就不会再这么尴尬了。

  钦宇撩了一把短短的刘海,果然傻里傻气的上钩。

  “喏..送你的..”他指了指桌上的玫瑰花。

柯流瞟了一眼,道:“这什么?”钦宇坐到他自己床上,道:“刚才出去有个小帅哥送的,然后我想着拿回来送你,看你帮我把床铺好了就当做是感谢……”

  钦宇暗自还考虑着要不要把李竹一有了一个小迷弟的事情告诉柯流,柯流就躺下缩进被子里了,把头缩进去前给了钦宇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钦宇:??

  柯流在被子的掩护下很大胆的就脸红了。小帅哥送的是什么意思,不应该是女孩子吗?那他万一真的知道柯流其实是gay为什么还要送花?还是玫瑰?钦宇这个傻子太可怕了。柯流心想。

***

  第二天一大早,李竹一吃了早饭,看了看时间还算宽裕,便坐上公交车慢悠悠地进入早高峰的洪流。

  他耳朵里塞着运动耳机,里边播着摇摇晃晃的小众音乐,此刻他正怡然自得看着窗外几乎停滞的车流。

  突然短信叮的一声挤了进来。

  柯流:今早有队伍提前抵达  大约二十分钟到  你还能赶得上么

  李竹一一看,这边堵的正严实,好焦灼。

  但他还是回复了。

  李竹一:能。

  等到公交车龟速抵达最近的站牌,李竹一匆忙下车转战人行道开始了一场耐力赛,打算用他顽强的双腿奔跑出一片崭新的未来。

  正巧路的另一边,井祎从一家服装店出来了。他只看了一眼,一眼就足够他认出那个奔跑的少年郎,“woc李竹一哎..”

  随行的一人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几乎要扔下他自己冲过去的井祎,不免疑惑。

  然而一念之差那人没有拦住井祎,这小子横穿马路不带怂的,意志坚定的像是要奔向大洋彼岸。

  但是车停的并不整齐,于是他的身影就像一只不停翻飞的蝴蝶,或者说是横行霸道的穿山甲。他大口呼气,单手翻栏杆,有的汽车开始缓缓挪动,这太危险了,他却仍然强硬地挤过去,引起一连串夹杂着怒骂的鸣笛声。

  李竹一看起来依然带着耳机,以至于他连井祎喊出的名字都听不到。井祎终于穿过“银河”,其实也不过是转瞬之间。李竹一已经迈着长腿渐行渐远。

  一阵风吹过来,井祎的脑子清醒了一点。他看着李竹一的背影,开始思索为什么自己要不顾一切的追过来,假设自己刚刚追上了,又应该说点什么?他的脚步慢慢停下,目前为止,自己跟他还是属于没有一点交集的,似乎也无法改变。

  他面临着两个选择:追,还是不追?​​​

最近几天比较忙,没发,过几天会把好几章一起放出来。
想炖肉。钦宇要野性!

如初7

井祎一问出来,钦宇的脑子完全不转圈了。

  对方问:“你..是钦宇吗?”

“是啊!”

“那你..没整过容吧?”

“我…没有啊…”

  井祎面露难色,表情一番挣扎,“你们班就你一个叫钦宇的吧?”

  我去这哥们,钦宇道:“全校也就我一个叫钦宇的啊!”

  “那你们班那个长的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喜欢穿连帽卫衣的那个是谁啊…我他妈,好像约错人了……!”

  钦宇挠挠头,这说的不就是我吗,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就是我不怎么喜欢穿戴帽子的衣服。

  井祎纠结万分,从背后不知道哪儿摸出来一束花,道:“花我都买好了,结果闹这么一乱子。”

  钦宇看了一眼,好家伙得有百十朵(少说也是九十九朵情人节套餐)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撒着夜店小鸭子身上那种细细的金粉银粉,昏黄的灯光下竟也显得闪烁夺目。

  钦宇尴尬极了,清清嗓子,问道:“你先说说怎么个情况吧,我钦宇的身份怎么遭到你怀疑了?”

  井祎坐回到椅子上,摆弄着手指头,说:“我是二十一班的。有天来你们班送东西,看见一个留意好久的男生,他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我就顺眼瞄了一下座次表,看见是叫钦宇。除了这个当时什么也不知道,我从外地转学过来的,当时不认识学校里的这些人,就照着钦宇打听,他们就告诉我你的qq和电话什么的,你tm空间里居然一张照片也没有,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才知道闹了这么大一笑话。我好哥们都知道我今天来表白,我回去之后难道要跟他们说我暗恋对象其实不是暗恋对象?”

  钦宇哭笑不得,也跟着坐了下来,“那你跟我说说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吧,我帮你看看究竟是谁。”

  井祎抬起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真的么……”钦宇咳咳两声,“当然是真的。”井祎拨弄着怀里抱着的花束,低声诉说着:“外表什么的,就只能看出不戴眼镜,长的不矮,得有一米八吧,就是喜欢穿各式各样的连帽卫衣,每次见都不一样的。好像跟你们班柯流走的挺近的,学习不错吧,经常看见他从办公室出来……”

  井祎还要继续说,钦宇赶紧叫停:“停停停,我似乎知道是谁了,你不用说了……”

  井祎眼睛变得亮晶晶的看着他,“谁?”

  “这个人吧……叫李竹一。”钦宇撑着脑袋,心说怎么gay的眼光都这么准的吗,同性也相吸啦?

  “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学习是很不错,而且……坐在我旁边。你当时看座次表的时候可能是匆匆一眼没看清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罢了,他又想告诉井祎这个人可能也是gay的事情,但是细细想了想人家的隐私自己还是不要擅自泄露了,深沉的看了井祎一眼,没再开口。

  突然钦宇脑中灵光一闪,咦李竹一的小迷弟?那我岂不是可以敲诈勒索一下?

  “这样吧,咱们可以做个交易,你当时买我的信息用了多少钱?”井祎想了想,“qq号不要钱,微信号三十,手机号五十。”钦宇盘算着八十块钱的李竹一是卖亏了还是卖赚了,结果想到妈的自己才值个八十块,随即决定李竹一这小子五十撑死不能再多了。

  “那行,现在微信也免费给你,手机号还是五十,红包发给我吧,我把他信息都给你。友情提示哈,李竹一也没照片。”

  钦宇心想要不要告诉他自己没照片是因为每次一发就被损友们举报到封号呢。

  “唉对,”钦宇想起来,“李竹一的一是一二三四的一。”

  井祎红包发过去就收到几串号码,感激的不行,连连道谢,钦宇忍不住调侃道你这追夫之路还挺考验意志的呀。井祎嘻嘻笑笑,临走把那捧玫瑰送给了钦宇,说是在不好意思浪费你这么多时间,拿回去送女朋友吧,还要谢谢他的不歧视。

  钦宇看他也没有刚打电话时那股子不要脸了,心中也是暖呼呼的舒畅,接过花二人就各自离开了这个地方。

  钦宇嗅了嗅那捧玫瑰,好像除了玫瑰香还额外撒了些香氛。

  “蛮好闻的,回去送柯流吧。”钦宇心想。

***

  柯流躺在床上,摸出手机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呆呆的等了一会竟有些困,于是就着室内并不刺眼的灯光,柯流闭上眼睛准备打个盹。毕竟另一个室友还没回来呢。

  过了几分钟,钦宇打开门,发现柯流静静的半倚在床头,头往一边轻轻歪着,似乎是睡着了。于是钦宇蹑手蹑脚的进屋关门,把那一捧花放在两张床中间摆着的一张桌子上,若有若无的响起萦绕在二人鼻尖。

  钦宇出门洗漱完回来发现柯流仍保持着那样的姿势,怕他扭着脖子,于是过去准备把他放下来,又不忍心叫醒他,自己趴低一点准备托住他的后脑勺,结果电光火石间柯流睁开了眼睛。就看见钦宇伸着手小心翼翼的准备触碰自己身体的姿势,无辜又祥和的表情,惊的他瞪大了眼睛。

  钦宇扬起一个万分尴尬的笑容,这tmd可真不好解释啊……!​​​

如初6

  “钦宇?快点收拾。”

  二人回到住处,柯流慢腾腾的收拾好了自己的床。而另一张床仍是露着光秃秃的床板,一副破败样。

  “你干嘛呢?”柯流踢了踢坐在自己床边的钦宇,对方不胜其烦,扑通一声倒在床上,“别闹别闹,忙着呢。”他往后一仰,噗的一声倒下,倒在柯流刚铺好的,宿舍专用的蓝色被子上。

  柯流抿嘴一乐,干脆不管他了:“我出去洗漱,你快点收拾。”

  钦宇随意嗯了几声。这边柯流前脚走出屋门,后脚钦宇的手机就响了。

  他犹豫了两秒还是接起,其实那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钦宇知道那头是谁。

  “你怎么还打电话过来了?你还想跟我说什么?”

  电话那头嘻嘻笑了两下,听起来是全然不在乎钦宇这隐忍着怒气的声音。“你看,你明显还没搞清楚嘛,我喜欢你,想让你当我男朋友,够清楚了吧?”

  钦宇坐起来:“不是兄弟,大家都是男的,你这样让我挺为难的,我又不弯……”

  对面的男生听起来倒是轻松,“你先到这儿来吧,电话里头又说不清楚。”

  钦宇认死理儿,就想好好跟他掰扯掰扯这个直男的道理,嘴里还嘟哝着:“我一没钱二没权你怎么能看上我?就算我人品不错可咱们俩接触过吗?”

  对方说着“因为你长得帅呀”的同时,钦宇拉开门走了出去。边走边反驳:“你这不是正当理由同志,你不能因为我长得帅就觉得我弯啊,天底下长得好看的人海了去了,你还准备大面积撒网大面积捕捞啊。”

  水池边弯腰刷牙的柯流眯着眼看钦宇大步迈出宿舍楼——他们班志愿者正好是分在一楼,出了门就是出了整栋楼。

  钦宇大半夜弄什么呢?什么他弯?

  柯流呜噜呜噜一阵吐出嘴里的水,洗干净脸回到宿舍发现钦宇果然是毛都没干就出去浪了,床也没有实现脱贫的梦想。

  这样的话,柯流想,我就有点不高兴了。

  丈夫大半夜幽会同性小情人,糟糠之妻竟被遗弃家中。

  实在是有悖伦常。

  ***

“我知道你以前有过女朋友,但是你也许有弯的潜质啊,我来这儿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有GAY的气质。”

  宿舍楼外基本上没有人影走动了,那边的男生依然在不急不慢的讲着。“你看我跟你讲了这么久你都没有挂电话说明你还是蛮想跟我发展发展的嘛。”钦宇心说你个小兔崽子不要胡乱猜测我这是为正义献身寻求一个直男的真相好么,结果突然眼前一亮,钦宇终于绕过重重灌木,找到了神奇的小路灯和小长椅。

  这是校园内仅有的高级绿化区域,公园似的,但是白天没人敢在这里谈恋爱,晚上这里又靠近男寝,时不时还有保安巡逻,不知道井祎竟然找了这么一处危险又安全的地方。

  是的,井祎就是这个男孩的名字。

  从二人的通话中不难猜出井祎对他是个什么意思,此时到了井祎邀请二人畅谈的地方,钦宇突然有点小紧张,还有点若有若无的羞涩。

  他冲电话说“我到了。”然后看见长椅上坐着的,背对着他的井祎把手机从耳边放下来,站起身像是收拾了一下自己似的,扯了扯外套才转过身来。

  这应该就是钦宇和井祎的第一次会面了。

  可是……

  “你谁啊?”井祎一愣。

  钦宇:???

***

  柯流在船上躺了一会,又认命的爬起来给钦宇铺床,好歹是朋友,帮忙铺个床应该不过分。

  他看了看表,十点半了,真有点寂寞寡妇独守空房的意思。​​​

我妈说希望它能转世投胎再来我家,她要赎罪。
我妈出门那天它难产去世,我妈走之前它叫了两声,意思是不想让她走。
可是谁能听懂呢。

如初5

  周末没有缺席,也没有迟到。

  昨晚放学时班主任把三人叫过去安排了一通。说是午餐和晚餐可以自己安排,学校也格外清理出一部分高级宿舍留给志愿者和参赛人员。就是自己得拿着钥匙,周末没有值班的宿管,没有钥匙一切都很难办。

  宿舍是两张床,他们要是三个人都留宿的话肯定有一个人要跟别班的同学凑合,钦宇正犯难,他觉得以他的地位还不能分开李竹一和柯流,结果李竹一打好招呼说他中午晚上都回家。

  这下就是钦宇和柯流一间屋子了。

  钦宇拉着柯流兴高采烈的参观学校的职工宿舍,全无男子高中生的矜持。给柯流郁闷的,心想怎么留下这么一活跃主儿。

  晚上。干了一天活的三个人收工了。钦宇和柯流送走李竹一,俩人站在校门口,天还算是有点黑,钦宇摆出了跃跃欲试的姿态:“咱们吃烧烤去吧?”柯流点点头,一时间安静如鸡。

  柯流想问一个问题,却又不知道合不合适,他最后还是张口道:“钦宇你…为什么要留下来当志愿者啊?”

  这个问题一抛出来,就砸的钦宇一个激灵。

  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啊!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一样,好像他就是来监视李竹一和柯流不正常搞基行为的,但是这事儿说起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未免有些太多管闲事儿了。

  钦宇心想完了这下怎么说?总不能说老子是来监视你和李竹一搞基的吧!

  “……我想和你……”

  柯流的心一抖,他揣在外套兜里的拳头慢慢收紧了。

  谁知道钦宇接了一句:“交朋友。”

柯流莫名松了口气:吓老子一跳还以为你要告白呢。但他随即又皱起眉头:“我们不是朋友?”为什么要说这种多此一举的话呢?

  钦宇咳咳两声,尴尬道:“好朋友么..好朋友。反正家里没人……”

  柯流冷哼一声,没再说话。仿佛这种骗傻子的行为并没有使柯流上当。

  二人走在路旁人行道,路灯正好种在绿化带,一次又一次暖黄熏人的灯光扯住他俩的脚步,又忽的松开转头和暧昧不清的影子纠缠在一起。

  钦宇迈着步子跟在柯流后面,眼神停留在柯流身上,黑夜里熠熠闪光。他突然觉得柯流特别吸引人,或者是特别吸引他。也许是一种性格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总之是钦宇在前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见过的东西。

  他又低下头,突然失落的跟在柯流后面,不再追上他,不再与他肩并肩。

  发觉身后气压低沉的柯流频频回头,他妈的,刚刚有说错什么吗?

  “怎么了你?”

  钦宇摇摇头,温柔的晚风吹动他的刘海,他把外套脱下来围在脖子上,伸了个懒腰,“没事,思考一下人生呢。”

  柯流真的搞不懂他,他自顾自的笑了笑,那笑容特别帅,柯流心想,太帅了。“出来了一整天家里也没人给我打电话,他们倒是挺放心我的。”

  柯流那一瞬间其实是被帅到的,他是弯的,自然喜欢帅气的同性。但是现在好像哪里出了些问题。

  “你刚刚,不是说,家里没人吗。”

  “…啊…露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