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

如初1

  “嘭!”

  是一种钝器着陆的声音。柯流抬了抬眼,又是钦宇。

  这小子和自己前后位甚久,入座不迈腿先扔书包的臭毛病一点儿不见改,还有点儿越砸越响的意思。

  书包里装的是哑铃吗?

  接着钦宇才拧着眉毛坐了进来,动作粗鲁又规矩,没碰着后边儿学习的柯流。

  柯流一开始没管他,一会儿人家特自觉把脸扭过来了。

  “哎柯流,你那个同学..周什么雪…?”

  “周梦雪..”

  “嗯对就她!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

  呦这问的,柯流心想,我们俩都多长时间没联系过了,这事儿..“我不知道啊?”

  “哎她前两天不是还来找你呢么?不是要跟你处..咳,处对象吗?”

  柯流眉毛一挑,心想,啊,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那应该就是没有吧,你打听她干什么?”

  钦宇抓了抓头发,“我昨天吧,正好碰见她,就想跟她搭个讪什么的,结果她旁边突然冒出来一个男的,上来就揍我,我靠…幸亏我跑得快,那王八蛋下手没个轻重的,你瞅瞅我这脸。”

  柯流刚想说他你丫没事儿撩她干什么,小丫头家里有钱,整天不学无术的,钦宇这极有可能是碰上现任了。

  正张嘴,钦宇同桌李竹一看了他俩一眼,“嘘..”

  俩人往门口一瞧,只见一分不清年龄究竟是三十出头还是五十有余的男人,迈着那四方步晃晃悠悠的就过来了。钦宇马上马地就掏出来课本装模作样的晨读起来。

  嗬,来者不是别人,就是他们班班主任。

  本来柯流以为这事儿就跟书翻页似的,一晨读就翻过去了。

  结果下了课,钦宇又把它揭开了。

  “不是,那位周小姐,她不是前两天刚来跟你表白?这就又谈上了?口味差别够大啊,那男的又高又壮…”

  柯流一听,就开始瞄自己的胳膊,心说我这也不是什么白斩鸡,怎么差别就大了?

  他放下笔,好笑的看着钦宇的嘴角往外一点,不明显的青了一小块儿,八成就是昨天那人揍的,“嘴疼不?”

  “啊?疼啊。”

  疼也堵不住你的嘴,柯流觉得好笑,又从桌洞里掏出一小盒涂擦的药扔给钦宇,“我真不知道,你别撩她,又不是什么正经女的。”

  “呦当时我不知道啊,小王八蛋的,哥今天非得找着昨天揍我的那个不行,当时就该跟他干一架,我跑什么?”

  柯流笑笑,李竹一抱起厚厚一摞他们班的英语作业站起身,接话道:“万一那男的是周梦雪的哥哥呢。”

  “我靠,那能是一个基因么!那男的长得像张飞啊!”

  李竹一撇撇嘴,出去了。钦宇接着道:“那么一人高马大的壮汉,我也不能给人家送上去练手啊,还是得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自己的手指头在柯流桌子上不老实地点着,“不行我还是不能白挨这一下,太窝囊了。明天,我找人削他丫的。”

  柯流拿笔敲敲他的手指头,“起开,你影响我算题了。”

  钦宇突然把柯流的笔抽出来自己拿着,“看我。”

  柯流:“?”

  “哥帅么?”

  “??”

  “那..丑么?”

  “你,没毛病吧?把笔给我。”

  “你快点回答我的问题!急!坐等呢!”

  “行行行,不吹不黑长得不错,快点儿给我..”

  “啧..”钦宇又抓了抓头发,“是吧,长的比你直多了..”

  说完丫长腿一迈就出去了,不给柯流任何放技能反杀的时间。留下柯流一个人,杵着个下巴想:

  我rnm耶…老子长得很弯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