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

如初2

  今天就周五了。

  然后钦宇又没有好好穿校服。

  印象中,他极少好好穿校服。

  有时候他把校服外套围在脖子上,有时候系在腰上,不穿的时候也是有的。

  在这个校风贼正校纪极严的一中,他的存在几乎成了所有检查老师的眼中钉肉中刺。

  今天,钦宇把他的校服全塞到一个袖子里,做成了一个大棒槌似的东西。看着挺抗造,晃着就进班了。完了往桌洞里一塞,好家伙,动作连贯一气呵成潇洒且帅气。

  柯流忍不住捋了捋自己的校服领子。

  今天钦宇看起来心情不错,扭头就开始叽里呱啦一通倒:“你猜我昨天下午干嘛去了?你绝对猜不到我跟你说……”

  “哦,你说说看。”柯流边回答边核对答案,不学不行。

  他和李竹一算是这个班的顶梁柱了,两个人在级部里甚至于整个校区都算是出类拔萃的祖国小草。虽然鲜嫩,脆生,捱不住身处无边荒野..放眼望去最扎眼的不是他和李竹一这种,是光泽暗淡姿态萎靡但手舞足蹈虚张声势的。

  他和李竹一又是竹马竹马,打小一起学习一起努力,要颓废就一起颓废,要拔尖也是卯足了劲儿齐头并进的。

  此刻李竹一不知又跑到办公室做什么去了,钦宇仍在嘚吧嘚嘚吧嘚讲个不停。

  柯流不可能细细来听,片刻后回味大意才明白:昨天中午放学后钦宇就拉了他们班和其他班的一些狐朋狗友候在了学校外大门口,交通要道么..一堵一个准儿。之后咋咋呼呼一阵子,钦宇才搞清楚,那周梦雪有个堂哥。她舅舅家的孩子。真让钦宇给碰准了,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祖坟冒红烟。

  什么东西…!

  钦宇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劲,倒是她哥哥被吓唬了一阵子歉意大发非要请钦宇他们喝酒撸串唱歌逍遥一阵子。那钦宇自诩年轻俊美小书生,不肯与会,觉得又土又low真特么丢人,提议一起去喝茶打球,虽然无论怎么说对他们来讲都一样吧,总之是一下午白白的就这样给浪费掉了。

  柯流在心里嗤之以鼻:“就这一下午没了,也没弄点不虚此行的东西。”表面上微笑道,“我看你是考得好了,一下午一下午的逃课,你等着今天班主任收拾你吧。”

  正说着,外面传来“嗬——tui!”的声音,钦宇卧槽一声,说曹操曹操到啊。结果李竹一倒是比他们班主任先进来了,“柯流,你出来一下。”

  柯流放下笔,满心疑惑,顺了顺衣服老老实实地跟着走了出去。

  班主任进来,清了清嗓子,“同学们先停一下,下面下个通知……”钦宇支着下巴,看着李竹一和柯流并排离去的背影,真是形影不离如胶似漆,要不是俩人都是大老爷们,没准也是一段佳话。说起来..也许这俩人真有点什么呢?现在不很流行搞同性恋吗,小姑娘一大把一大把的往上凑。

  钦宇撇了撇嘴,长的弯就算了,你还真弯啊?!“钦宇?你那头往哪儿拧呢?哎你昨天下午是不是旷课了来着?出去,办公室等我!”

  ……我靠!不是吧,点儿这么背,一猜一个准?!他抿紧嘴唇面色不善的站起来,结果又让班主任逮着一条:“你校服呢?你看看你周围的人都穿的什么,你自己花花绿绿的很显眼很帅气哦?”

  他无力反抗什么,反正是他违纪在先……于是倖倖地掏出大棒槌甩开披上,走出了教室。

  走到教师办公室门外,他看见柯流还有李竹一二人站在英语老师办公桌前,不知道在说什么呢,然后看见李竹一伸手搂上了柯流的肩膀,还摸了两下。

  钦宇:“……!!”

  我靠这俩不会真有一腿吧?光天化日的,还在办公室里呢就上手了?!

  莫非……是他们俩的恋情被英语老师发现了?!

  我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