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

如初3

  钦宇虽然目瞪口呆,但是怕引起老师注意,也没多作停留,心中嘀咕着进了综合办公室。

  稍等了一会,班主任就过来了。

  对于班主任,大家总是有各种不当猜测,钦宇总说他长的特别像一条破木船。有理有据,他们班主任确实在靠脸吃饭这一方面有很大饿死的潜能。

  被揪住小尾巴的钦宇老老实实地听了十分钟的训,等到他和班主任一前一后走进教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座位后面和旁边仍然是空着的。老师在就不说了,老师一走,自己一个人难免无滋无味,平时一起打闹的兄弟都在最后一排睡的正香。

  过了约摸有十多分钟,钦宇都撑着额头即将入睡的时候,肩膀突然被拍了下,他惊醒,却发现是李竹一。

  人家要进去,没办法才叫醒他。

  他挪动板凳的时候余光瞟到了柯流,还瞟到了人俩手里拿着的一打A4复印纸,应该是有字,具体是什么不晓得,格外的还有一张红色的通知。

  钦宇揉了揉眉头,用眼神示意李竹一解释一下,李竹一扬了扬手中的东西,问:“这个?”

  他点点头。

  李竹一噢了一声,说道:“最近市里组织英语演讲比赛。咱们学校有五个名额,校长说先从各个班往上报有资质的,然后往下筛,咱们班我跟柯流的英语成绩都还不错,然后就给了这么一打英语资料。”

  他又点点头,心中却想真是gay里gay气,参加比赛都得成双成对的。

  他扭头正要跟柯流说话,看见班主任又进来了,手中拿着一张看起来空白的报表一样的东西,敲了敲桌子。“刚才安排你们的任务考虑好了没?”

  一时间教室内沸反盈天,钦宇一脸问号,看向李竹一却发现对方也是茫然不知所言何物,更不要说后边坐着一声没吭的柯流了。于是钦宇举起手,“老师,我们三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班主任眼睛一眯,叹气道:“咱们学校最近跟省里走的比较近,要用咱们学校做场地搞个青年科技大赛,不需要你们动脑子,就当个志愿者帮忙收拾收拾,接待一下各地市过来参赛的选手,用这周末的时间,每天早中晚三个时间段,愿意当志愿者的同学牺牲一下你们宝贵的周末时间,周一会补发工资,一天五十,”说着他扫视全班又问了一遍:“有没有愿意留下的?”

  柯流听见他同桌和别的人怨声吐槽道:“开玩笑谁愿意牺牲宝贵的周末时间在这当什么志愿者,脑子有坑吧...?!”

  嘶……柯流按了按眉心……一拍桌子,举起手道:“我。”

  班里霎时安静,马上又骚乱起来,大家都对柯流的这个举动议论纷纷。有甚者吹起口哨冲这个学霸竖起了拇指以赞他勇士的行为。钦宇和李竹一几乎是同时扭过头,同桌文睿也投来了“你这不是打我脸吗”的目光。柯流捂住脸,把两只大眼睛从手指缝里露出来,闷闷道:“别看我,我就是不想回家……”李竹一拧起眉毛问他:“你可真想好了?”柯流眨了眨眼,“那好吧。”李竹一说着,“舍命陪君子。”然后他也举起了手。

  教室一片哗然,“噢噢噢噢学霸之魂!!”

  班主任满意的点点头,开心道:“柯流和李竹一,还有没有哪位同学啊?”

  钦宇满脑子都是卧槽卧槽,他睁大眼睛,问柯流,问李竹一,“哥哥们,你们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是游戏不好玩还是觉不好睡啊?”李竹一耸耸肩,意思是问题的核心在于柯流,钦宇在把焦点放到柯流身上的同时心里面还在想:你以为我不会奇怪你为什么这么听柯流的话吗?你们两个基佬?!

  “你们家,不管你的哈?”钦宇问。

  柯流依然保持着含羞草羞羞的姿势,眨眨眼,又慢吞吞的说道:“我们家常年没人,我不太愿意回去。”

  钦宇脑子一团浆糊,适逢班主任又问:“还有没有哪位同学了啊?”

  本来以为自己意志坚定宁死不留的钦宇最后竟然鬼使神差的举起了手。教室再次陷入一片混乱。他最后一排的后援团不知是谁吹响了一声嘹亮的口哨。现在就剩下文睿,“我日了,你们脑子里面都是什么东西?钦宇?人俩学霸我还能理解理解,你干嘛的?”

  钦宇心说你懂个p老子这一招就是防范他们搞点违反校规校纪的行为。

  呵。想不到吧?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