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

如初6

  “钦宇?快点收拾。”

  二人回到住处,柯流慢腾腾的收拾好了自己的床。而另一张床仍是露着光秃秃的床板,一副破败样。

  “你干嘛呢?”柯流踢了踢坐在自己床边的钦宇,对方不胜其烦,扑通一声倒在床上,“别闹别闹,忙着呢。”他往后一仰,噗的一声倒下,倒在柯流刚铺好的,宿舍专用的蓝色被子上。

  柯流抿嘴一乐,干脆不管他了:“我出去洗漱,你快点收拾。”

  钦宇随意嗯了几声。这边柯流前脚走出屋门,后脚钦宇的手机就响了。

  他犹豫了两秒还是接起,其实那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钦宇知道那头是谁。

  “你怎么还打电话过来了?你还想跟我说什么?”

  电话那头嘻嘻笑了两下,听起来是全然不在乎钦宇这隐忍着怒气的声音。“你看,你明显还没搞清楚嘛,我喜欢你,想让你当我男朋友,够清楚了吧?”

  钦宇坐起来:“不是兄弟,大家都是男的,你这样让我挺为难的,我又不弯……”

  对面的男生听起来倒是轻松,“你先到这儿来吧,电话里头又说不清楚。”

  钦宇认死理儿,就想好好跟他掰扯掰扯这个直男的道理,嘴里还嘟哝着:“我一没钱二没权你怎么能看上我?就算我人品不错可咱们俩接触过吗?”

  对方说着“因为你长得帅呀”的同时,钦宇拉开门走了出去。边走边反驳:“你这不是正当理由同志,你不能因为我长得帅就觉得我弯啊,天底下长得好看的人海了去了,你还准备大面积撒网大面积捕捞啊。”

  水池边弯腰刷牙的柯流眯着眼看钦宇大步迈出宿舍楼——他们班志愿者正好是分在一楼,出了门就是出了整栋楼。

  钦宇大半夜弄什么呢?什么他弯?

  柯流呜噜呜噜一阵吐出嘴里的水,洗干净脸回到宿舍发现钦宇果然是毛都没干就出去浪了,床也没有实现脱贫的梦想。

  这样的话,柯流想,我就有点不高兴了。

  丈夫大半夜幽会同性小情人,糟糠之妻竟被遗弃家中。

  实在是有悖伦常。

  ***

“我知道你以前有过女朋友,但是你也许有弯的潜质啊,我来这儿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有GAY的气质。”

  宿舍楼外基本上没有人影走动了,那边的男生依然在不急不慢的讲着。“你看我跟你讲了这么久你都没有挂电话说明你还是蛮想跟我发展发展的嘛。”钦宇心说你个小兔崽子不要胡乱猜测我这是为正义献身寻求一个直男的真相好么,结果突然眼前一亮,钦宇终于绕过重重灌木,找到了神奇的小路灯和小长椅。

  这是校园内仅有的高级绿化区域,公园似的,但是白天没人敢在这里谈恋爱,晚上这里又靠近男寝,时不时还有保安巡逻,不知道井祎竟然找了这么一处危险又安全的地方。

  是的,井祎就是这个男孩的名字。

  从二人的通话中不难猜出井祎对他是个什么意思,此时到了井祎邀请二人畅谈的地方,钦宇突然有点小紧张,还有点若有若无的羞涩。

  他冲电话说“我到了。”然后看见长椅上坐着的,背对着他的井祎把手机从耳边放下来,站起身像是收拾了一下自己似的,扯了扯外套才转过身来。

  这应该就是钦宇和井祎的第一次会面了。

  可是……

  “你谁啊?”井祎一愣。

  钦宇:???

***

  柯流在船上躺了一会,又认命的爬起来给钦宇铺床,好歹是朋友,帮忙铺个床应该不过分。

  他看了看表,十点半了,真有点寂寞寡妇独守空房的意思。​​​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