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

如初7

井祎一问出来,钦宇的脑子完全不转圈了。

  对方问:“你..是钦宇吗?”

“是啊!”

“那你..没整过容吧?”

“我…没有啊…”

  井祎面露难色,表情一番挣扎,“你们班就你一个叫钦宇的吧?”

  我去这哥们,钦宇道:“全校也就我一个叫钦宇的啊!”

  “那你们班那个长的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喜欢穿连帽卫衣的那个是谁啊…我他妈,好像约错人了……!”

  钦宇挠挠头,这说的不就是我吗,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就是我不怎么喜欢穿戴帽子的衣服。

  井祎纠结万分,从背后不知道哪儿摸出来一束花,道:“花我都买好了,结果闹这么一乱子。”

  钦宇看了一眼,好家伙得有百十朵(少说也是九十九朵情人节套餐)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撒着夜店小鸭子身上那种细细的金粉银粉,昏黄的灯光下竟也显得闪烁夺目。

  钦宇尴尬极了,清清嗓子,问道:“你先说说怎么个情况吧,我钦宇的身份怎么遭到你怀疑了?”

  井祎坐回到椅子上,摆弄着手指头,说:“我是二十一班的。有天来你们班送东西,看见一个留意好久的男生,他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我就顺眼瞄了一下座次表,看见是叫钦宇。除了这个当时什么也不知道,我从外地转学过来的,当时不认识学校里的这些人,就照着钦宇打听,他们就告诉我你的qq和电话什么的,你tm空间里居然一张照片也没有,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才知道闹了这么大一笑话。我好哥们都知道我今天来表白,我回去之后难道要跟他们说我暗恋对象其实不是暗恋对象?”

  钦宇哭笑不得,也跟着坐了下来,“那你跟我说说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吧,我帮你看看究竟是谁。”

  井祎抬起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真的么……”钦宇咳咳两声,“当然是真的。”井祎拨弄着怀里抱着的花束,低声诉说着:“外表什么的,就只能看出不戴眼镜,长的不矮,得有一米八吧,就是喜欢穿各式各样的连帽卫衣,每次见都不一样的。好像跟你们班柯流走的挺近的,学习不错吧,经常看见他从办公室出来……”

  井祎还要继续说,钦宇赶紧叫停:“停停停,我似乎知道是谁了,你不用说了……”

  井祎眼睛变得亮晶晶的看着他,“谁?”

  “这个人吧……叫李竹一。”钦宇撑着脑袋,心说怎么gay的眼光都这么准的吗,同性也相吸啦?

  “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学习是很不错,而且……坐在我旁边。你当时看座次表的时候可能是匆匆一眼没看清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罢了,他又想告诉井祎这个人可能也是gay的事情,但是细细想了想人家的隐私自己还是不要擅自泄露了,深沉的看了井祎一眼,没再开口。

  突然钦宇脑中灵光一闪,咦李竹一的小迷弟?那我岂不是可以敲诈勒索一下?

  “这样吧,咱们可以做个交易,你当时买我的信息用了多少钱?”井祎想了想,“qq号不要钱,微信号三十,手机号五十。”钦宇盘算着八十块钱的李竹一是卖亏了还是卖赚了,结果想到妈的自己才值个八十块,随即决定李竹一这小子五十撑死不能再多了。

  “那行,现在微信也免费给你,手机号还是五十,红包发给我吧,我把他信息都给你。友情提示哈,李竹一也没照片。”

  钦宇心想要不要告诉他自己没照片是因为每次一发就被损友们举报到封号呢。

  “唉对,”钦宇想起来,“李竹一的一是一二三四的一。”

  井祎红包发过去就收到几串号码,感激的不行,连连道谢,钦宇忍不住调侃道你这追夫之路还挺考验意志的呀。井祎嘻嘻笑笑,临走把那捧玫瑰送给了钦宇,说是在不好意思浪费你这么多时间,拿回去送女朋友吧,还要谢谢他的不歧视。

  钦宇看他也没有刚打电话时那股子不要脸了,心中也是暖呼呼的舒畅,接过花二人就各自离开了这个地方。

  钦宇嗅了嗅那捧玫瑰,好像除了玫瑰香还额外撒了些香氛。

  “蛮好闻的,回去送柯流吧。”钦宇心想。

***

  柯流躺在床上,摸出手机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呆呆的等了一会竟有些困,于是就着室内并不刺眼的灯光,柯流闭上眼睛准备打个盹。毕竟另一个室友还没回来呢。

  过了几分钟,钦宇打开门,发现柯流静静的半倚在床头,头往一边轻轻歪着,似乎是睡着了。于是钦宇蹑手蹑脚的进屋关门,把那一捧花放在两张床中间摆着的一张桌子上,若有若无的响起萦绕在二人鼻尖。

  钦宇出门洗漱完回来发现柯流仍保持着那样的姿势,怕他扭着脖子,于是过去准备把他放下来,又不忍心叫醒他,自己趴低一点准备托住他的后脑勺,结果电光火石间柯流睁开了眼睛。就看见钦宇伸着手小心翼翼的准备触碰自己身体的姿势,无辜又祥和的表情,惊的他瞪大了眼睛。

  钦宇扬起一个万分尴尬的笑容,这tmd可真不好解释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