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

如初8

  “那什么。我想把你往下挪挪来着,怕你扭着脖子。你别误会!我虽然知道你……那个但是我绝对没那意思!”钦宇觉得自己在知道柯流和李竹一有点奸情的情况下还不知道避嫌,实在不算厚道。

  柯流却如遭雷劈,心想:“他知道我什么了?!我一个深柜…不能吧!”

  他双手撑床坐起来,钦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站在床边。柯流觉得不能贸然把自己的性向公开,毕竟钦宇不一定指的这件事,贸然开口自己就是被动的那个了,还不知道钦宇这人会不会大嘴巴子往外八卦,柯流有点烦躁,“刚才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好的,先下手为强,采用连续质问的方式使钦宇注意力转移,这事儿就不会再这么尴尬了。

  钦宇撩了一把短短的刘海,果然傻里傻气的上钩。

  “喏..送你的..”他指了指桌上的玫瑰花。

柯流瞟了一眼,道:“这什么?”钦宇坐到他自己床上,道:“刚才出去有个小帅哥送的,然后我想着拿回来送你,看你帮我把床铺好了就当做是感谢……”

  钦宇暗自还考虑着要不要把李竹一有了一个小迷弟的事情告诉柯流,柯流就躺下缩进被子里了,把头缩进去前给了钦宇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钦宇:??

  柯流在被子的掩护下很大胆的就脸红了。小帅哥送的是什么意思,不应该是女孩子吗?那他万一真的知道柯流其实是gay为什么还要送花?还是玫瑰?钦宇这个傻子太可怕了。柯流心想。

***

  第二天一大早,李竹一吃了早饭,看了看时间还算宽裕,便坐上公交车慢悠悠地进入早高峰的洪流。

  他耳朵里塞着运动耳机,里边播着摇摇晃晃的小众音乐,此刻他正怡然自得看着窗外几乎停滞的车流。

  突然短信叮的一声挤了进来。

  柯流:今早有队伍提前抵达  大约二十分钟到  你还能赶得上么

  李竹一一看,这边堵的正严实,好焦灼。

  但他还是回复了。

  李竹一:能。

  等到公交车龟速抵达最近的站牌,李竹一匆忙下车转战人行道开始了一场耐力赛,打算用他顽强的双腿奔跑出一片崭新的未来。

  正巧路的另一边,井祎从一家服装店出来了。他只看了一眼,一眼就足够他认出那个奔跑的少年郎,“woc李竹一哎..”

  随行的一人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几乎要扔下他自己冲过去的井祎,不免疑惑。

  然而一念之差那人没有拦住井祎,这小子横穿马路不带怂的,意志坚定的像是要奔向大洋彼岸。

  但是车停的并不整齐,于是他的身影就像一只不停翻飞的蝴蝶,或者说是横行霸道的穿山甲。他大口呼气,单手翻栏杆,有的汽车开始缓缓挪动,这太危险了,他却仍然强硬地挤过去,引起一连串夹杂着怒骂的鸣笛声。

  李竹一看起来依然带着耳机,以至于他连井祎喊出的名字都听不到。井祎终于穿过“银河”,其实也不过是转瞬之间。李竹一已经迈着长腿渐行渐远。

  一阵风吹过来,井祎的脑子清醒了一点。他看着李竹一的背影,开始思索为什么自己要不顾一切的追过来,假设自己刚刚追上了,又应该说点什么?他的脚步慢慢停下,目前为止,自己跟他还是属于没有一点交集的,似乎也无法改变。

  他面临着两个选择:追,还是不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