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

如初9

  井祎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他似乎不是很甘心,冲着李竹一离去的方向叫道:“李竹一!!”那一刻他的心好像整颗都被李竹一带走了,那不仅仅是一颗年轻跃动的心,或许也包括了一段年轻跃动的时光。

  多年之后井祎回忆此事,他想的是:终于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了。对李竹一就是。

  李竹一奔跑着的汗水在阳光下颤动了一下,他仿佛感受到什么一样,停下脚步,摘下耳机回头望过来。可是他的眼神只是x光般扫过来,尽管井祎知道他不可能认出自己但下意识还是想躲。

  李竹一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件小事上,太像幻听了,他只能戴上耳机接着赶路。

  井祎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但晨跑也不应该是在这个时间,学校要求也并没有这么早到校,难道是临时有状况?

  他突然想起,从兜里摸出手机,刚才居然没有掉出来,里面果然有几条未读短信和一通未接电话。

  未读短信里有一条是他们班班长发给他说要提前到的。其余几条都无关紧要。那通未接电话是刚刚井祎跑到这儿之前甩下的那人,井祎扭头看了看发现对方已经慢悠悠的走过来了。

  是一个长马尾卷发男子,就算从背面来看也绝对不会误认成女孩子的装束,懒散中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势。他走过来压着井祎的肩膀——是的他快比井祎高出了一个头——说道:“  跑tm这么快逮兔子呢哈?”

  井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哎呦追个人嘛。”

  那男的饶有兴致地追问:“追个人还是追人呢?可以啊你小子,你哥不管着你就放飞自我了是吧?”

  “啊呀遥哥……”井祎推着李牧遥往前走,“我哥都不管我这的,你赶紧回去吧,我刚收到通知,学校里有点事,我得赶紧过去,有登记的……”

  “你这个,熊货,好了我知道了,别tm推了!!”李牧遥冲他吼,“赶紧滚到学校去!”

  井祎笑嘻嘻的冲他挥挥手,“那我走了啊遥哥!”李牧遥揉揉腰,“滚。”

  李牧遥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一个人骑着三轮车过来了。脚蹬三轮车妥妥能走非机动车道,二人扬长而去。

  这个李牧遥,前两年是跟着本市一些黑道团体不三不四过一段时间,据说混得还不错,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李牧遥居然能全身而退,干干净净的开起了武馆。

  其实算是件好事,如今反贪反黑力度如此之重,他不可能不知道夹缝中生存的艰难。

  只是这全身而退的原因不免让人猜测。

  李牧遥哼哼:“老子傻吗能让你们知道?”

评论